大二学生策划河南高考舞弊案高二学生参与舞弊

2022年9月9日 by 没有评论

就在这两天全国高三考生正忙于估分填报志愿时,河南省镇平县却惊曝“高考舞弊丑闻”:当地有人以每人1000元的价格,在高考时利用手机短信息等手段传送答案。目前,当地警方已经刑事拘留了包括社会人员、应试学生在内的5名犯罪嫌疑人。

尽管当地警方仍未披露案件的具体侦破情况,但已被确定是一起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案件,而其中主要人员的身份更让人震惊:一位在兰州某著名大学就读的大二学生涉嫌策划 此案,而参与舞弊的则是一群高二学生!目前,这名大学生已被甘肃警方抓获,并将在近期押解到河南。

目前,此案被当地教育部门称为“最严重的舞弊事件”。警方证实:此案中参与舞弊的“主要人物”之一是名叫邵将的19岁高二学生。6月8日,公安部门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在其家中将其抓获,当场查获手机6部。

镇平县今年共有4400多名考生参加高考,全县共设5个考点150多个考场。现在镇平一中、第一初中和雪枫中学这3个考点都发生了舞弊事件。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镇平一中,但被门卫拦住。门卫坚持说没有人带,不得进入学校,并强调这是新规定。学校门口停了一辆警车。

高考刚刚结束的6月8日下午,当地警方就开始拘捕这次高考舞弊案涉及的相关人员,其中包括部分镇平一高在校学生。其中,高二学生邵将被警方确认为舞弊案的“主要人物”,他有“贩卖高的重大嫌疑”。

一名知情人士推测舞弊的运作过程是:第一,邵将约定几个高二学生通过报名取得了高考资格;第二,他们进考场按照事前分工,每人抄一部分考题,很快交卷出考场;第三,舞弊的“指挥中心”应该在邵将家,他们在这里“弄”份答案,通过电脑群发信息到考生的手机上。

在雪枫中学考点,高考过程中一名考生在手机被没收后,在考试结束后堵住了准备将试卷封存的老师,先使用现金进行贿赂,在被拒绝后,竟然强抢老师没收的手机,幸而被保安制止。

几十名学生在参加完高考后突然被警察带走,让这个离郑州还有5个小时车程的镇平县不安起来,街头巷尾开始流传起关于此事的各种版本,很多都与邵将有关。

一名镇平一中的高三理科生告诉记者,邵将平时在学校里比较“好玩”,结识了许多社会上的成人,经常跟他们一起玩,“我听一个同学说邵将欠了这些人不少钱,他以前也曾经偶尔向别的同学借过钱,听说就是还债用的。”这名学生说,现在学校里的同学们都在传邵将贩卖高就是为了还债。

但是,“邵将‘贩卖’的答案有假。”在雪枫中学门口接孩子的一位家长说,高考结束后有人拿着手机收到的答案和国家教育部门公布的答案进行了比照,发现其中有不少答案都是错的,以至许多人大呼“上当”。

昨晚,记者见到了邵将的奶奶,这位65岁的老人几天里天天去看守所看孙子,“我只能站在大门外面等……我望见过娃两次,他去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娃也不看我。”

据老人介绍,邵将家境贫寒,邵将的父亲多年在周口打工,邵将的母亲也长期住在周口。邵将还有一个哥哥。今年春节后,邵将母亲回来,说要照顾即将高考的邵将。但邵将却离开了家,住在外面,说是在外面复习方便,直到高考前才搬回来。

自从孙子被警方控制后,邵将的奶奶说她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儿媳妇———邵将的母亲。

“都是他妈害的,”老人说,高考前有十多个学生老到家里来“谈事”,每到那个时候,她就被邵将的妈妈“支出去”了。

“他们收钱,卖答案,我听人说有个孩子交不出钱,他妈(邵将的母亲)就和那孩子吵架了,说没钱就不给答案,结果这个孩子就把这事给举报了。”老人觉得这肯定不是邵将自己的主意。

邵将的房间在二楼,屋里只有两张木板床和一台破电扇。老人说,孙子就是在这里被抓的,警察离开时还带走了一台电脑。

据镇平县教体局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张天杰介绍,考务人员在考试前多次强调了考试纪律,但监考中仍然发现个别学生携带手机进场,考务人员当即对其手机进行没收,并封存上交市高招办。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尚没有发现教师及考务人员参与此次舞弊案。

最蹊跷的是,涉嫌舞弊的邵将仅仅是一名高二学生,他为何能轻而易举地进入考场参加高考?邵将的班主任老师说:“邵将和其他几名高二学生肯定不是在学校报名高考的,应该是在社会报名点报的名。”

今年4月20日河南省教育厅下文规定:严禁高二学生和不符合报名条件的考生报名。

现在,邵将等数名高二学生是如何通过层层检查获得高考资格的,也成了一个谜。

河南镇平“高考舞弊案”已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更让人震惊的是:一位在兰州某著名大学就读的大二学生涉嫌策划此案,而参与舞弊的则是一群高二学生!

当地一位学生家长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幸好当初我没有同意给孩子买答案,要不这次也得被警察抓去。”

20分钟后,这位家长带着孩子来到记者住处。记者得知,他的孩子在镇平一高读书,今年也要参加高考。6月7日高考前两天,孩子忽然跟他说,有同学说只要出钱,高考各个科目的答案都能搞到;具体的“价码”是每科1000元人民币。

说到这里,这位家长长出了一口气:“结果高考刚结束我就听说警方已经破获了此案,还抓了很多人。现在想想,当初没有动那邪念真是幸运!”他的儿子则告诉记者:“高考前学校里就有同学在四处联络‘推销’答案,主要是面向文科班考生。”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得到高考试题后负责答题的有近20名学生,多数是高二学生,而镇平一高高二文科四班学生邵将是组织者之一。

6月14日晚上,记者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一位参与答题、并在6月8日一度被警方带走的的高二学生。这位只有16岁的女生告诉记者:“6月6日那天,我一同学说想让我这几天帮他个忙,做一些题。我也没想那么多,就去了,但是我哪儿会想到自己做的是高考题!”

据这位学生回忆,当时参加答题的大概有近20人,经过攀谈她得知其中多数人都是被几个同学以“帮忙”的理由叫过来的。这名女生说她没拿一分钱,邵将也没说要给钱。

与此同时,邵将等人多次在学校中物色“买家”。记者从多个曾接到“开价”的学生那里获悉,高最初开出的价格是每科300-400元,后来有人提出四科一共1000元的“优惠”价格,而最多的一人甚至交了3000元!

此前最令记者关注的“案件背后究竟谁在主谋”终于有了答案:这个一手策划这起舞弊大案的“主谋”,居然是一位正在兰州某著名大学就读的大二学生!

按照邵将等人向镇平县警方交代的情况,这位大学生姓贾,河南人,2002年考入兰州某大学。他与邵将的哥哥以前是高中同学,两人因此相识。后来贾某某通过长途电话等形式与邵将谋划利用高考舞弊获取收益一事;由于文科试题无须理科那样的复杂运算,容易通过资料直接获取答案,因此文科考试成了作弊的首要目标。

记者在采访时还得知,在策划高考舞弊时,贾某某向邵将索要20000元报酬,并威胁说如果不给就不传答案;邵将随后开始多方“兜售”高,后来收到手的钱有12000元,还有万余元“买方”承诺考后再交;邵将权衡损益后,向母亲借了8000元,于6月7日通过汇款寄给贾某某。(北京青年报供稿)

6月9日,高考历史科目刚考完,南宁二中一些考生出了考场就哭了。因为她们发现老师曾经给她们发的一套《2004年高考历史重点题》复习资料,有很多内容竟然切近高考题。但当初老师并没有刻意要求考生做这套题。有些人认为这套题有严重高考泄题嫌疑。

昨日,《2004年历史高考重点题》(下称《重点题》)的编写者、广西教育学院杂志社社长蒙子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重点题》是自己的研究心得和体会,绝不是高考题目泄题。

蒙子良透露:今年的5月3日,刊登有《重点题》的《中学文科》2004年5、6期合刊发行后,南宁市和来宾市有几所中学在杂志社销售部购买了几百本书,十天过后,那几所中学就先后将刊物退回,原因就是这些学校历史老师认为这本刊物没有价值,会影响他们的正常复习。“当时我心里很难过,很伤心。”蒙子良说,如果他知道《重点题》有很高的命中率,他肯定就力劝那些学校老师不要退货。

目前任广西教育学院杂志社社长的蒙子良在大学本科学政治教育,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时攻读历史,读硕士和博士时的研究方向分别为中国革命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他表示,从1999年起,他开始研究历史高考命题方向、历年历史高考特点以及全国各地近三年的模拟试题。

“其实‘猜中’高考题不是没有先例的。”蒙子良说,2001年,他编写的一套历史冲刺模拟试题,有8道选择题命中,3道问答题全部命中,问答题命中率100%。2003年他主编的一本《高考历史训练方案》有78分和高考考题吻合。今年杂志社编辑出版的资料,不单历史题和高考题吻合,政治学科也有很多热点题目命中了。

蒙子良称这本刊物共发行4万册,其中有1万册发往全国各地,另外3万册主要发行到广西、广东两地,估计很多学生都看过这套题目。蒙子良作了两点严肃声明:一是《重点题》是自己的研究心得和体会。他从来没有承诺自己编的重点题能命中多少题多少分。二是他不知道高考试题的传送、保管、印制等运作程序,自己无从知道高考历史试题。特派记者于任飞 河南镇平 报道

就在这两天全国高三考生正忙于估分填报志愿时,河南省镇平县却惊曝“高考舞弊丑闻”:当地有人以每人1000元的价格,在高考时利用手机短信息等手段传送答案。目前,当地警方已经刑事拘留了包括社会人员、应试学生在内的5名犯罪嫌疑人。

尽管当地警方仍未披露案件的具体侦破情况,但已被确定是一起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案件,而其中主要人员的身份更让人震惊:一位在兰州某著名大学就读的大二学生涉嫌策划 此案,而参与舞弊的则是一群高二学生!目前,这名大学生已被甘肃警方抓获,并将在近期押解到河南。

目前,此案被当地教育部门称为“最严重的舞弊事件”。警方证实:此案中参与舞弊的“主要人物”之一是名叫邵将的19岁高二学生。6月8日,公安部门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在其家中将其抓获,当场查获手机6部。

镇平县今年共有4400多名考生参加高考,全县共设5个考点150多个考场。现在镇平一中、第一初中和雪枫中学这3个考点都发生了舞弊事件。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镇平一中,但被门卫拦住。门卫坚持说没有人带,不得进入学校,并强调这是新规定。学校门口停了一辆警车。

高考刚刚结束的6月8日下午,当地警方就开始拘捕这次高考舞弊案涉及的相关人员,其中包括部分镇平一高在校学生。其中,高二学生邵将被警方确认为舞弊案的“主要人物”,他有“贩卖高的重大嫌疑”。

一名知情人士推测舞弊的运作过程是:第一,邵将约定几个高二学生通过报名取得了高考资格;第二,他们进考场按照事前分工,每人抄一部分考题,很快交卷出考场;第三,舞弊的“指挥中心”应该在邵将家,他们在这里“弄”份答案,通过电脑群发信息到考生的手机上。

在雪枫中学考点,高考过程中一名考生在手机被没收后,在考试结束后堵住了准备将试卷封存的老师,先使用现金进行贿赂,在被拒绝后,竟然强抢老师没收的手机,幸而被保安制止。

几十名学生在参加完高考后突然被警察带走,让这个离郑州还有5个小时车程的镇平县不安起来,街头巷尾开始流传起关于此事的各种版本,很多都与邵将有关。

一名镇平一中的高三理科生告诉记者,邵将平时在学校里比较“好玩”,结识了许多社会上的成人,经常跟他们一起玩,“我听一个同学说邵将欠了这些人不少钱,他以前也曾经偶尔向别的同学借过钱,听说就是还债用的。”这名学生说,现在学校里的同学们都在传邵将贩卖高就是为了还债。

但是,“邵将‘贩卖’的答案有假。”在雪枫中学门口接孩子的一位家长说,高考结束后有人拿着手机收到的答案和国家教育部门公布的答案进行了比照,发现其中有不少答案都是错的,以至许多人大呼“上当”。

昨晚,记者见到了邵将的奶奶,这位65岁的老人几天里天天去看守所看孙子,“我只能站在大门外面等……我望见过娃两次,他去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娃也不看我。”

据老人介绍,邵将家境贫寒,邵将的父亲多年在周口打工,邵将的母亲也长期住在周口。邵将还有一个哥哥。今年春节后,邵将母亲回来,说要照顾即将高考的邵将。但邵将却离开了家,住在外面,说是在外面复习方便,直到高考前才搬回来。

自从孙子被警方控制后,邵将的奶奶说她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儿媳妇———邵将的母亲。

“都是他妈害的,”老人说,高考前有十多个学生老到家里来“谈事”,每到那个时候,她就被邵将的妈妈“支出去”了。

“他们收钱,卖答案,我听人说有个孩子交不出钱,他妈(邵将的母亲)就和那孩子吵架了,说没钱就不给答案,结果这个孩子就把这事给举报了。”老人觉得这肯定不是邵将自己的主意。

邵将的房间在二楼,屋里只有两张木板床和一台破电扇。老人说,孙子就是在这里被抓的,警察离开时还带走了一台电脑。

据镇平县教体局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张天杰介绍,考务人员在考试前多次强调了考试纪律,但监考中仍然发现个别学生携带手机进场,考务人员当即对其手机进行没收,并封存上交市高招办。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尚没有发现教师及考务人员参与此次舞弊案。

最蹊跷的是,涉嫌舞弊的邵将仅仅是一名高二学生,他为何能轻而易举地进入考场参加高考?邵将的班主任老师说:“邵将和其他几名高二学生肯定不是在学校报名高考的,应该是在社会报名点报的名。”

今年4月20日河南省教育厅下文规定:严禁高二学生和不符合报名条件的考生报名。

现在,邵将等数名高二学生是如何通过层层检查获得高考资格的,也成了一个谜。

河南镇平“高考舞弊案”已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更让人震惊的是:一位在兰州某著名大学就读的大二学生涉嫌策划此案,而参与舞弊的则是一群高二学生!

当地一位学生家长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幸好当初我没有同意给孩子买答案,要不这次也得被警察抓去。”

20分钟后,这位家长带着孩子来到记者住处。记者得知,他的孩子在镇平一高读书,今年也要参加高考。6月7日高考前两天,孩子忽然跟他说,有同学说只要出钱,高考各个科目的答案都能搞到;具体的“价码”是每科1000元人民币。

说到这里,这位家长长出了一口气:“结果高考刚结束我就听说警方已经破获了此案,还抓了很多人。现在想想,当初没有动那邪念真是幸运!”他的儿子则告诉记者:“高考前学校里就有同学在四处联络‘推销’答案,主要是面向文科班考生。”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得到高考试题后负责答题的有近20名学生,多数是高二学生,而镇平一高高二文科四班学生邵将是组织者之一。

6月14日晚上,记者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一位参与答题、并在6月8日一度被警方带走的的高二学生。这位只有16岁的女生告诉记者:“6月6日那天,我一同学说想让我这几天帮他个忙,做一些题。我也没想那么多,就去了,但是我哪儿会想到自己做的是高考题!”

据这位学生回忆,当时参加答题的大概有近20人,经过攀谈她得知其中多数人都是被几个同学以“帮忙”的理由叫过来的。这名女生说她没拿一分钱,邵将也没说要给钱。

与此同时,邵将等人多次在学校中物色“买家”。记者从多个曾接到“开价”的学生那里获悉,高最初开出的价格是每科300-400元,后来有人提出四科一共1000元的“优惠”价格,而最多的一人甚至交了3000元!

此前最令记者关注的“案件背后究竟谁在主谋”终于有了答案:这个一手策划这起舞弊大案的“主谋”,居然是一位正在兰州某著名大学就读的大二学生!

按照邵将等人向镇平县警方交代的情况,这位大学生姓贾,河南人,2002年考入兰州某大学。他与邵将的哥哥以前是高中同学,两人因此相识。后来贾某某通过长途电话等形式与邵将谋划利用高考舞弊获取收益一事;由于文科试题无须理科那样的复杂运算,容易通过资料直接获取答案,因此文科考试成了作弊的首要目标。

记者在采访时还得知,在策划高考舞弊时,贾某某向邵将索要20000元报酬,并威胁说如果不给就不传答案;邵将随后开始多方“兜售”高,后来收到手的钱有12000元,还有万余元“买方”承诺考后再交;邵将权衡损益后,向母亲借了8000元,于6月7日通过汇款寄给贾某某。(北京青年报供稿)

6月9日,高考历史科目刚考完,南宁二中一些考生出了考场就哭了。因为她们发现老师曾经给她们发的一套《2004年高考历史重点题》复习资料,有很多内容竟然切近高考题。但当初老师并没有刻意要求考生做这套题。有些人认为这套题有严重高考泄题嫌疑。

昨日,《2004年历史高考重点题》(下称《重点题》)的编写者、广西教育学院杂志社社长蒙子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重点题》是自己的研究心得和体会,绝不是高考题目泄题。

蒙子良透露:今年的5月3日,刊登有《重点题》的《中学文科》2004年5、6期合刊发行后,南宁市和来宾市有几所中学在杂志社销售部购买了几百本书,十天过后,那几所中学就先后将刊物退回,原因就是这些学校历史老师认为这本刊物没有价值,会影响他们的正常复习。“当时我心里很难过,很伤心。”蒙子良说,如果他知道《重点题》有很高的命中率,他肯定就力劝那些学校老师不要退货。

目前任广西教育学院杂志社社长的蒙子良在大学本科学政治教育,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时攻读历史,读硕士和博士时的研究方向分别为中国革命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他表示,从1999年起,他开始研究历史高考命题方向、历年历史高考特点以及全国各地近三年的模拟试题。

“其实‘猜中’高考题不是没有先例的。”蒙子良说,2001年,他编写的一套历史冲刺模拟试题,有8道选择题命中,3道问答题全部命中,问答题命中率100%。2003年他主编的一本《高考历史训练方案》有78分和高考考题吻合。今年杂志社编辑出版的资料,不单历史题和高考题吻合,政治学科也有很多热点题目命中了。

蒙子良称这本刊物共发行4万册,其中有1万册发往全国各地,另外3万册主要发行到广西、广东两地,估计很多学生都看过这套题目。蒙子良作了两点严肃声明:一是《重点题》是自己的研究心得和体会。他从来没有承诺自己编的重点题能命中多少题多少分。二是他不知道高考试题的传送、保管、印制等运作程序,自己无从知道高考历史试题。特派记者于任飞 河南镇平 报道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